当前位置:极品女人网 > 情感生活 > 情感 >  我拯救了女同事的无性婚姻
我拯救了女同事的无性婚姻
时间:2014-04-30 10:59:51 来源:极品女人网 作者: 投搞 收藏 举报

 

  【前话】

  接到付龙的电话,他很平静地对我说:“我有个故事想讲给你听,是关于我和我妻子的,她已经死了。我想以此来为自己赎罪。”我不明白,一个年近50岁的男人,到了知天命的年龄,为何还要为了一个亡者赎罪?他做过什么?他将如何赎罪?一系列的疑问勾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
  付龙比我想象的要苍老一些,满头花白的头发让他无形中老了10岁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五官搭配在一起非常协调,透出一股成熟男人才有的沉稳风度,我想,年轻时候的他一定很帅。在我对面坐下后,付龙很快点起一根烟,深深地吸了两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来,烟雾弥漫下的双眼,渐渐浮上一层痛楚的神色。“我的后半生都将用来赎罪,为我的妻子……是我害死了她。”开了口的付龙,陷入30年前的往事中。

  30年前,付龙是个相貌英俊的小伙子,包围在女孩子们火辣辣的目光中。谁也没有想到,矜持、内敛但是异常执著的玉茹会打败所有的竞争者,成为他的女朋友,与此同时,她也成了女孩子们的“敌人”,包括自己最好的女友。

  我年轻的时候长相很英俊,1.78米的个头,加上能说会道,很招女孩子喜欢。我18岁就顶替父亲进了工厂当会计,厂里好多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工,每次看见我,都红着脸偷偷捂着嘴笑,然后几个人凑在一起嘁嘁喳喳一番,再爆发出一阵大笑声。对于女孩子们的这种注目,我早就习以为常了,我很享受这种感觉,能极大地满足我的虚荣心。不过,尽管有很多女孩儿向我暗送秋波,也有托人向我转达爱慕之意的,但我都没有答应。大家都以为是我眼光太高,其实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是因为自卑。

  我家的条件不好,我爸爸半身不遂常年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,我妈没有固定收入,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,全家的生活来源就靠我妈打零工赚点钱和我的那点微薄的工资,生活条件可想而知。我心里很清楚,别看那些女孩儿看见我都两眼放光,可一旦走进我家的门,她们肯定会捏着鼻子逃之夭夭。所以,我宁可享受她们热辣辣的目光,也不会轻易让他们看见我家的真实情况。

  那时厂里有两个女孩儿特别要好,好得就像一个人一样。一个叫小梅,比我小一岁,长相一般但是很可爱;另一个叫玉茹,和我同岁,是个身材高挑、相貌恬静的姑娘。每次看见我,小梅都会吃吃地笑,然后抱着玉茹的脖子咬耳朵,玉茹总是轻轻地抿嘴微笑,目光却始终追随着我。

  有一天,我正在算账,玉茹走进来,把一个饭盒放在我桌子上:“付会计,我包了点饺子,你尝尝。”说完就转身走了。我愣住了,进厂快一年了,玉茹是第一个主动向我示好的女孩子,而且这么直接,这么大胆。饺子的味道我记不清了,只记得当时心里感觉甜丝丝的。后来,玉茹来拿饭盒,顺便向我借书,这么一来二去,我们就交往上了。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把家里的情况告诉玉茹时,玉茹却主动提出要去我家里看看。我心想,看就看吧,要是她不愿意就算了。没想到,玉茹非但没有被我家的境况吓退,反而以帮忙照顾我父母为由,搬进了我那狭窄、清贫的家,为此,她险些和家里反目。

  婚后的玉茹对公婆孝敬,对弟妹照顾有加,把家里打点得井井有条,甚至给我瘫痪的父亲端屎端尿都毫无怨言。后来我弟弟妹妹相继结婚成家,全是玉茹忙前忙后操持着,她嫁过来时,娘家陪送了不少东西,我们自己过日子她都没舍得用,可是,只要弟弟妹妹们需要,她二话不说,要什么给什么。我妈常说,一定是我们老付家祖上积了德,才让我娶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婆。毫不夸张地说,玉茹为了我们这个家,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,也正因为这,后来我对不起玉茹的时候,我的弟弟妹妹们全都站在她那一边,没有一个帮我说话的。

  玉茹对我也是千依百顺,我说的话她几乎是无条件服从,服从到什么程度?这么说吧,要是我说乌鸦是白的,她都不会反驳。我从小在家里就受宠,因为我是长子长孙,父亲在30岁时才生了我,所以视若珍宝,全家老小没有一个不让着我的,现在又多了一个老婆整天顺着我,那真是呼风唤雨、摆足了架子。我的虚荣心空前膨胀,在家里摆起了大家长的作风,对玉茹动不动就呵斥两句,有时当着客人的面,因为一道菜咸了一点儿,就能倒掉让玉茹重做。玉茹从来不和我顶嘴,只是有时实在委屈了,关起门来和我吵上两句,过后还要低声下气地央求我:“别生气了,是我不对。”我才像个胜利者一样,让她给我暖被窝。

相关文章
热门评论
信息评论
您感兴趣的分类
本周热门
© 极品女人网